网站首页 | 和合校报 | 你问我答 | 学校概况 |  校园动态 |  供你学习 |  政风行风 |  旧版回顾 | 资源检索 | 每周工作 | 教育工会 | 艺海泛舟 | 开课登记 | 校本教研
今天是:
  • 校歌:《校园鲜花飘香》
  • 学风:博学 善思 勤奋 活泼
  • 校风:真 实 谐 能
  • 校训:追求卓越
  • 办学宗旨:树和合教育高地 为生命成长奠基
  • “和”花飘香 以和合教育全新理念 实现学校精致管理的最优化
  • 苏州市吴江区盛泽小学欢迎您!

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>>学校概况 >>


我的母校——盛泽太平街小学的前世今生



发表日期:2015年6月26日   【编辑录入:admin】    编辑此文 在此栏目发表文章   

我的母校——盛泽太平街小学的前世今生

少年时代对母校的记忆是什么?是歪歪扭扭地写出自己的名字,是吵吵闹闹的放学队伍,还是拖拉作业时自己的那一丝侥幸。母校这个字眼,是神圣的,是人一生与她最单纯的相遇——

今天是198993日,星期一,天气晴……耳边依稀还回响着初次步入母校太平街小学,在教室里上课的情景——记得那时我上大班,开学头一天,离开了原先就读了三年,有点依依不舍的新华厂托儿所,第一次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,而且托儿所毕业那天,所长代表厂部和幼儿园特地赠送我们每人一个橘黄色的新书包,一个铅笔盒以及一把卷笔刀,用来祝贺我们光荣升入小学,不过从她的欢送语中,我们却隐约的感受到丝丝寒栗:到了太平街可是不准迟到的,中途更不能跟爸爸妈妈回家,半下午也不会再有点心提供……诸如此类的话语,使我们感到阵阵胆怯,太平街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,究竟有无所长说得那么恐怖,新的学校究竟长什么样?一连串的问号在我幼小的心窝里打转,直到那一天来到太平街小学。

 初到母校太平街小学,发现从家到学校的路并不近,得横跨东白漾走过两座桥:盛中桥和煤球厂桥,两桥中间还夹了一个盛泽农副业公司开办的“猪苗行”,每天清晨,路过此处时,总是能听到附近农村摇船前来的老乡挑选猪仔时,惹得猪叫声一片,“哇——哇——”方圆四周,不绝于耳,形成了东白漾上一道独特的风景。再转弯到归家浜,以我们七八岁的年纪,得一刻不停足足要走上大半个小时,当时学校没有食堂,中午须回家吃饭,每天来回走上四趟,还真是一项考验!学校大门坐北朝南,四周都有围墙,西面紧邻归家浜,东面则是细长的种善堂弄。正门有两扇大铁门组成,五点放学后外加礼拜天铁门则是牢牢紧闭,闲杂人等是不能入内的,正常上课的日子,收音机里“嘟——嘟——”播报的北京时间刚过七点,负责学校门卫的校工都会准备推开这两扇沉重的铁门,在年幼的我眼中,学校基本是由老式房子构成的,虽经历次维修只是加固了,无法抹去内中隐含的老盛泽吴派建筑元素。学校西面是司令台,有一座身戴红领巾行队礼的少先队员汉白玉雕像,上面用八个金色铜字:文明、勤学、朴实、创新,应该算是学校的校风吧!正面是一幢老式两层的教学楼,东面紧靠民宅,形成了一堵大墙,学校独具匠心,在下面填上泥土,做成一个花坛,再种上爬山虎,那光秃秃的墙壁就别有一番天地了。一到春天,上面就长满一墙的爬山虎,进入校门,远远望去,那一墙绿油油的爬山虎,好似一条绿色的绒毯平铺在墙上,令人赏心悦目。赶上暑期八月上旬的返校日,那片幽幽的爬山虎,更是校园一绝,课上老师说:爬山虎呀,是有脚的,它的脚会紧紧地依附在墙上,盛夏季节它们的脚可能被烫得焦黄,但是它们依然不停地攀登,不断地向上爬呀爬呀,永远不停地向前,老师循循善诱地教导我们,也应该像这爬山虎这般,在学习或生活中遇到逆境,要学会拼搏,学会奋斗……至今回忆起来,纵观整个盛泽镇,能与这太小满墙爬山虎景色相媲美的,也无非只有蚕花殿外五龙路旁新民丝织厂厂房外延的那一墙了。
 
 
摄于1997年7月的太小司令台,汉白玉少先队员雕像,八字校风清晰可见
 
 学校分为前后两部分,通过一条南北相向的小路就来到后面,小路旁凹伸进去,势成一个犄角,大概有二十来个平方,这里别有洞天,被建成一个儿童乐园,荡秋千、大象滑滑梯等游戏器材应有尽有,外围有栏杆阻隔,但矮矮的铁栏杆哪里能阻挡我们那颗天真活泼的心,每天一放学,趁着老师在教室督促值日生、批作业,我们一出教室便飞奔进去,吵闹、疯玩上一阵,想要荡秋千就荡秋千;想要滑滑梯就滑滑梯;想要奔跑吧,就奔跑吧,一切都是自由的!直到筋疲力尽,满头大汗,才肯罢休,乖乖回家……话说学校的后院也是一片水泥操场,还有一个简陋的沙坑,供体育课练习跳远之用,外加一幢两层四开间的教学楼,是附属幼儿园所在地,我的两年幼儿园时光就在这里度过,另外的六年小学则是在前面教学楼融合在一起,我在这度过了整整八年岁月!还有底层的两开间阶梯教室和楼上相应的一间室内活动教室。这是学校给我最初的印象,对太小构成的记忆,无论过多少年,对于我来说,都是鲜活的记忆,生命的记忆。
 
一张拍摄于解放后太小后院的老照片(拍摄时间无从可考)
 
 对于当时的我,初次来到太小的感觉,也无非就是这里比托儿所要大,老师、学生要比托儿所多而已,对学校的历史、对学校的往日根本无从说起,工作后,由于修订校史的需要,在查阅了浩如山海的众多资料后,才发现原来母校——太平街小学竟有那么一段不平凡的历史,盛泽地方民俗文化专家沈莹宝老师在他的《谈古论今说盛泽》一书“黉宫蜚声说教育”一章中,提到:“该校创办于清光绪二十九年(1903),由盛泽当地著名乡绅郑慈谷与举人张嘉桐、俊彦洪鹗三人在太平桥逸的原盛湖东书院院址上创办(该书院又称笠泽书院即肄业公所,建于清代同治八年(1869)年间)。学校创办之初始称盛湖公学,郑慈谷自任校董。说起这个郑慈谷老先生,今天的盛泽人对他可能已经很陌生了,但他为盛泽人留下了两笔宝贵财富,第一就是在民国四年(1915年)在长庆坊火宅中,不顾危险,打开家门接纳逃人,火宅过后,为避免类似惨剧再次发生,主动让出自家宅基,开辟道路,是为新开弄;二是留下诗书传家的家风,在后代中形成满门风雅,闻名海内外的盛泽郑氏一族。1917年学校与盛湖女校交换校址,迁址思古浜(先蚕祠西侧),又先后改称吴江县盛泽小学校、思古浜小学。后来思古浜小学与盛湖女校合并收归县立,重新迁回太平桥逸更名为太平桥小学。1934年日军占领盛泽时期继续办学,对学校破坏甚巨,学校历史遂告终。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10月,恢复学校,校名为太平桥小学。1947年太平桥小学俗称盛北镇第六国民学校。1949年上半年,称太平桥国民学校,也就是老一代盛泽人耳熟能详的三高小学,1949年全国解放后,学校由人民政府全权接管。”1903年创办到2000年撤并,屈指一算,学校将近百年的历史,这段辉煌的历史,对于当年懵懂的我,却对此一无所知。
 少年的记忆总是美好的,母校为孩子们精心收藏了这份记忆。我们这些从太小走出的学子,何尝又不是这样?毕业于1945届的校友,周德华老先生耄耋之年,在他自选集《脚踢小东洋》一文中,对太小有如此这般的描述:“1942年,笔者入读于太平桥小学,成为二年级下学期的插班生,太平桥小学乃新式学堂,校舍却新旧参半。校门高耸,拱门下是两扇镂空铁门。门厅宽敞……正对校门是操场,场之东、南、西三边为回廊,廊柱上分别写上‘忠’、‘孝’、‘仁’、‘爱’、‘信’、‘悌’、‘和’、‘平’等字,墙上则写上‘学而时习之’一类的论语格言……此处原为太平天国忠诚天将沈枝珊的府邸遗址,维持残貌,而东边则已改造一新。”前后相差半个世纪,说往事,议往事,为了一个记忆,对某一件事的寻找,竟将我们两代人牵到了一起,一所百年老校需要他的学子记住她,大家都回想着曾经的青葱岁月。
 
1987年45届校友拍摄于太平街小学校门口的老照片
 
1955年摄于盛泽太平街小学的前埭马堂楼

许多事在盛泽人记忆中,过去了,就过去了,可有些事情过去了,并没有过去,会成为一颗种子,种在人生的道路上,太平桥小学就是这样,对了,在母校的百年历史中,“太平”两字一直未改变,但后缀却从当年创办之初的“桥”,渐渐地转变成“街”,小小的一字之差却是近代百年来盛泽城镇发展的一个缩影——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出生的老盛泽都知道,为何解放前此校称为太平桥小学,是因为学校附近有一座桥,即名为太平桥,该桥并不大,大概由三块三米长、半米宽的石板横铺组成,与盛泽市河上众多气势雄伟的石拱桥相比,只能算得上是位小弟弟了,虽是一座石板平桥,由南而北,却成为连通学校到市镇的一座必经之桥,西邻学校原先是一处河浜,名为归家浜,说起“归家略懂盛泽文史的人就会联想到明末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,她以词翰与清操名重于世,我国著名学者陈寅恪先生在耗时十年写成的八十余万字的《柳如是别传》中,把她称作侠女名,赞叹备至姝,近代盛泽诗人沈云,秋凡先生在他的《盛湖竹枝词名姝柳如是》中有:身为名妓亦名姝,若论襟怀女丈夫。的感慨,柳如是后来与江左三大家之一的虞山钱谦益,才子佳人般的结合为世人所津津乐道,但有所不知的柳如是祖籍嘉兴,生于吴江,幼年时卖到盛泽归家院名妓徐佛家中为养女,稍长,又被卖到故相周道登家,后被驱逐至松江,并重返归家院,传说归家院旧址就在如今盛泽新民集团内,而归家浜就在新民厂南侧,史籍中虽然没有明确记载,但可以遥想,当年柳才女,在夜深人静之际,站在吐洒清辉月光的归家浜畔,低头吟诗、抚琴畅想的画面……沧海桑田,世事变迁,昔日归家院、归家浜一页早已翻了过去,一所新式学堂就伫立在东白漾边,教化育人,书声琅琅。抗战胜利后由于此处居民出行的不便,原先的河浜被填埋,如今已无法觅得其踪迹,河浜虽已不在,但归家浜的地名却沿用到今日,归家浜被填,就无需太平石桥了,但恋旧的盛泽人又把此处命名为太平街,学校的成为遂从太平桥演变成了太平街,一直沿用到上世纪90年代末。

如今东方大街平桥附近水闸石门附近的区域,就是当年的归家浜
 

葡萄园超市平桥店、学成书店这一带区域,市河的延伸段由西向东连接东白漾,南北相向的石桥——太平桥横跨南北

岁月沧桑,归家浜早已填平,但作为地名保留至今

学校西邻归家浜旧址

一个历经沧桑的百岁老人,定会经历时代的风云变幻,在不同的年代扮演不同的角色,作为一所百年老校同样也是如此,盛湖公学创办于戊戌维新之际,饱含了盛泽人“自强、求富”的追求,历经辛亥革命、五四运动……八年抗战期间,小小的太平桥小学还曾经在幼小学子身上萌发了“千秋家国梦”的火苗,据盛泽文史界的老前辈周德华老先生在他的自选集《脚踢小东洋》一章中回忆:“在我们念书时,日伪督学经常来校,除‘训话’外还发放宣传品,多数是彩印的宣传画,不外乎‘中日携手’、‘共存共亡’之类的陈词滥调……而那些宣传画非但印刷精美,而纸质极佳,多是重磅道林纸或铜版纸,原可以做包书皮。我们毫不手软,私下里把它撕碎扔进焚纸炉。”由此可见,在日占日期,盛泽人心中的抗日爱国火苗,一直不曾熄灭。“当年,太平桥小学还真有一名日本小留学生,,比我大概低一、二年级,初时不知其底细,同学们私下里称他‘小东洋’,把仇恨处在他身上。”一场爱国的“反抗”正在太平桥小学里酝酿,“同窗北大教授蒋尚城讲起他曾踢小东洋一脚,地点是工友室斜对面的露天男厕所内。原来校长把男厕所的监视任务交给工友,七号那天他癫痫病发作。于是让蒋尚城钻了空子。小东洋挨踢后竟毫无反应,既不回手,也不去告状,以致翌日平静如常。”

据毕业于太平桥1945届老校友们回忆:当时盛泽在日冦的占领之下,因此大家的爱国热情很高,老师们在日冦的眼皮底下依然会传递给我们爱国思想,告诉我们抗日战争必将胜利”。当年太平桥小学的学生、83岁的盛泽老干部吴俊曾亲口告诉我,“当时学校有个老师从事抗日地下工作,被日本人抓了,关在现在姚家坝桥下的一处看守所里,几个小孩子还特地去找”。虽然最后这群小学生没能找到老师,也不知道老师最后的结局,但当时在日冦占领下,太小的师生都充满着爱国的热情和抗争精神。1945年,抗日战争胜利,太小这一届学生也即将毕业。“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太小学生互帮互助、团结一心如同全中国抗战人民的缩影”。

学生是上苍恩赐给学校的礼物,更是学校的一笔财富,尤其是在那里度过六年小学时光的而是母校,更是如此,至今想来八年中,有两件事依然历历在目:学校前院的老式教学楼,到我们上一年级时,早已破旧不堪,走在楼梯上咯吱咯吱响,坐在教室中,常常戏称,除了电子铃不响,其它都在响,于是到1994年我们要升三年级那会儿,决定拆除重建,然而当年学校的财务抓经见肘,校长跑了政府、挂钩的辽吴丝织厂,筹措到资金还是不够,于是就在师生中开展募捐活动,周一国旗下讲话一动员,同学们便纷纷献出爱心,你一元,我一角,也筹集了一万多元,全然没有一点作秀的成分。总算资金有了着落,但接下来的问题,教学楼建造需要大半年时间,学校没有闲置的教室,如何在建造之余,不影响孩子们的学业两者间取舍,为此校长伤透了脑筋,最后“螺丝壳里作道场”索性把会议室、乒乓室也腾出来用作教室,六年级毕业班不受影响,13年级,每天半天上课,半天休息,年级中两个平行班轮换着上半天课以解燃眉之急,我们得知这一消息后,兴奋不已,但几天下来,空虚寂寞却挤满了整个人的心,碰不到邻班同学,放学不能去游乐园,哎——总算熬到新教学楼落成那天,学校取名为“启明楼”,有点亮孩子们心中求知,启明智慧之意。整幢新教学楼三层每层四间教室,足以容纳全校六个年级十二个班,窗明几净,用上了铝合金可移动式玻璃窗,使得我们再也不能饱受冬天西北风欺凌之苦,教室地面铺上了瓷砖,每两个星期我们都要进行一次大扫除,自带小水桶、毛巾和刷子,窗子、地面刷得一层不染,似乎每天住的都是新教室。与之同建成的还有位于观音弄盛泽实验小学的新教学楼,则称之为“启秀楼”,一时间“启明”“启秀”两幢新教学口一东一西遥相呼应,成为盛泽教育迈向现代化的坐标,只可惜,如今“启秀楼”依然在行使自己的职责,但“启明楼”却湮没在居民公寓的楼层中。

如今的太平街小学旧址,已成为住宅区,换一种方式,继续服务于盛泽老百姓

第二件事,就是学校当年紧靠东白漾,四周都是桥,有桥就有码头,有码头,有码头就会停靠船只,这些都构成了孩子们玩闹的天堂,四年级开学后的一天,有细心的同学发现保盛桥下有一条长期停靠的废品收购船,床上不但有各种“宝贝”,而且拴船的缆绳很短,一条就可以上去,于是我们哥两几个相约去此船上干一番“大事业”,“咚——咚——咚”争当我们庆幸全都像铁道游击队一样飞身上船之际,后来传来一声冷笑“小兔崽子,看你们今天往哪里跑?我等你们几天了,今天总算送上门来了!”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,就一把扭住我们的胳膊“走,去,找你们的校长评理去,干嘛每天来我的船上搞破坏,偷东西,贼骨头!”不由分说,一把把我们拖拉到学校二楼的校长室,当时的校长是沈沺沺老师,一个身材硬朗、细高个的中年男人,我们私下底都称他“沈麻杆”,沈校长先严厉的批评了我们一顿,打发完那个船老大后,开始审问我们,我先出头编造了一套,因对河山塘街小学的不良少年追打我们,无奈才跑上船的谎话,想要避重就轻,蒙混过关,谁知沈校火眼金睛,迅速以各个击破的策略,揭露了我们的“计谋”,他先把能说会道我扔到一边,“审问”两个立场不坚定的“同党”,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理,撬开了他们的嘴,理清了事实真相:是我们贪玩,但却没有偷东西!然后“集中精力”对我“治病救人”,眼看了先行离去的“同党”,我心中暗暗叫苦,终于体会到了被“出卖”的滋味,也加深了对蒲志高一类叛徒可恨,最终,能言善辩没有得到实惠,反而是换来写检查、通报全校的惨痛结局,这也成了我八年太校生涯中永远的痛。

2000年,也是我毕业后的第三年,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全镇教育布局也作了重大调整。镇政府决定更名原盛泽镇第二中心小学为新的盛泽镇中心小学,同时将原属盛泽实验小学管辖的太平街小学、山塘街小学撤销,所有学生与教师并入盛泽镇中心小学,学校原址由盛泽房管所的改造成居民住宅区。至此,太平街小学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但“太小”这个名称从没有从盛泽人的脑海中消失,至今,一旦你提到当年的太平街小学,人群就会有几个人自豪的跳出来说道:“我也是太小毕业的!”当年太小的校办厂——电器维修店搬迁至山塘街盛泽文化中心旁后,依然打出的是“太小电器”的品牌,足可见太小在盛泽人心中的分量,细心的你可能会发现,店门口的玻璃木门就是从老店拆过去了,这是太小留给盛泽人最后的家当!

对母校太平街小学及记忆,是心灵与心灵相互吸引,是一段漫长的感情,但可以肯定她将是我人生中最难忘、最美好的记忆,2012年我来到盛小工作,成了当年太小的一名教师,我想这是我对母校最好的报答,在这里将延续我对太小的眷恋。

搬迁后电器修理店依然以“太小”为名,“太小”这个名号一直铭刻在盛泽人心中

笔者1997年毕业时,六(2)班的毕业照



66

| 管理登录 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图片新闻 |
站内文章搜索:

© 1999-2018 WJSZXX.com 苏州市吴江区盛泽小学.公益 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:苏ICP备 10005982号
苏州市公安局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认证